当前位置:首页 > 网络 > 正文内容

基督教对酒的观点_圣经中对酒的描述

悠悠2022年12月01日 18:05:08网络493

基督教的葡萄酒观

基督教对酒有很多看法。在基督教一千多年的历史中,基督徒将酒精饮料视为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,几乎总是在圣餐中饮酒。根据《圣经》和基督教传统,酒是上帝赐予的礼物,可以使生活更加幸福,但酗酒导致的醉酒是一种罪过。19世纪中期,除了适度饮酒的信徒,还有回避型和节制型新教徒。今天,上述三种教义在基督教中都存在,但温和派仍占多数,如圣公会、天主教、东正教和相当一部分新教。

酒精频繁出现在圣经中。一方面可以带来快乐神的祝福,另一方面也可能导致人失去理智或者虐待他人。基督教对葡萄酒的看法大多基于圣经以及犹太教和基督教的传统。圣经中有几个词代表酒精饮料,尽管一些禁酒主义者和回避主义者有不同的看法,但一般认为这些词最初并不是指会使人喝醉的饮料。

《圣经》中描述的日常生活中经常出现的酒总是有正面或负面的隐喻意义。从积极的一面来看,葡萄酒是生育能力和圣血的象征。相反,它也是嘲笑者的象征。满满一杯烈酒,有时可能是上帝审判或愤怒的象征。

圣经中提到酒能带来快乐。旧约葡萄酒用于仪式和节日。在福音书中,耶稣的第一个奇迹是在迦拿的婚礼上,制造了大量的酒。在最后的晚餐上享用圣餐时,他说酒是“用(他的)血所立的新约”,但这一点的具体含义仍有争议。在圣经时代,酒精也被用于医疗目的,如口服麻醉剂、局部清洁剂和助消化剂。

《旧约》中的国王和祭司在很多情况下是被禁止喝酒的,有时甚至连醋、葡萄和葡萄干也被禁止。圣保罗进一步指出基督徒对不成熟基督徒的责任:“如果吃肉喝酒会败坏你的弟兄,就不要这样做。”

实际上,所有基督教教派都同意,圣经在许多章节中都谴责醉酒。《伊斯顿的圣经词典》说:此外,诺亚和罗得醉酒的后果也被用来警告其他人不要饮酒,圣保罗也在圣餐庆典上斥责科林斯人醉酒。对于几乎所有的基督徒来说,醉酒不仅是一种令人厌恶的个人和社会习惯,而且还堵塞了天堂的大门,亵渎了圣灵的身体和教会。

巴勒斯坦的气候和土地非常适合种植葡萄,葡萄酒是当时的重要商品。葡萄园由围墙、栅栏和了望塔守卫,以防止来自强盗和动物的威胁。

葡萄丰收带来喜悦。一些收获的葡萄将被立即食用,而另一些将被制成葡萄干和葡萄酒。

酿酒时,压榨后开始发酵,倒入巨大的陶罐中密封保存。如果需要运输,倒在酒袋里(一般是鞣制过的山羊皮做的)。过了几个星期,发酵后倒入更大的容器中储存,后者直接出售。在那个时候,香料和其他物质通常被添加到葡萄酒中,以掩盖其缺陷。

住棚节被描述为葡萄收获和压榨之后的节日。

此前,基督希伯来人认为,酒是上帝创造的世界的一部分,所以尽管过量饮酒会带来伤害,但它“必须是内在好的”。犹太人也更强调快乐而不是禁欲。

直到巴比伦的囚徒(公元前537年左右)和《旧约》的终结,葡萄酒一直是“各个时代和各个阶层的常见饮料,营养的重要来源,节日中最重要的成分,被广泛认可的药物,任何堡垒的补给和重要商品”,被视为“希伯来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元素”。葡萄酒也用于安息日仪式、割礼、逾越节和婚礼。

有人认为《圣经》中的酒经常用水稀释以削弱其效力,但普遍的看法是,虽然《圣经》中的酒有时会掺入香料调味,但并不经常用水稀释,掺水的酒在《旧约》中是腐败的隐喻。然而,希腊人经常在葡萄酒中加水,以削弱其功效,改善其味道。在马加比二世时代(约公元前二至一世纪),亚历山大大帝征服了巴勒斯坦,犹太人也在很大程度上接受了一些希腊文化,并在新约时代将其纳入犹太人的仪式中。

古罗马时期,庞贝再次征服巴勒斯坦,建立犹太行省,当地人成为罗马公民。根据规定,每个普通成年公民每天可以喝1升左右的酒,但那时啤酒比葡萄酒更普遍。

使徒教父很少提到酒,但早期基督教教父明确提到早期基督教会在圣餐中使用酒,并根据流行的习俗加水。在书名号123,保罗建议身体不适的提摩太可以喝点酒。在十二使徒的教导中,基督徒被命令分享一些酒来支持一个真正的先知,如果他们没有先知,就与穷人分享。

亚历山大的格雷戈里(约215年去世)曾写道,他钦佩那些生活方式严肃、能控制饮酒的人,并建议年轻人应该控制饮酒,以免点燃他们的“狂野激情”。但他并不排斥用酒入药,一天工作下来喝一杯也是可以接受的。

顾(卒于258年)认为,在圣餐中以水代酒,像诺斯替信徒一样,违反了“福音派和使徒派的规范”,但他也反对醉酒。

约翰一世(死于407年)强调适度饮酒,并驳斥了一些异教徒和基督徒认为不应该有酒的观点,他说

因此,中庸思想从希腊哲学中逐渐渗透到基督教伦理中,成为安布罗西奥和希波的奥古斯丁倡导的四大美德之一。相反,醉酒被认为是暴食,七宗罪之一。

罗马帝国的衰落极大地影响了西欧和中欧的葡萄酒生产和消费,但教会(尤其是拜占庭)仍然保留了葡萄栽培和酿酒的技术。

中世纪的僧侣是啤酒和葡萄酒的成功酿造者之一。同时让他们每天喝5升啤酒,禁食期间也可以喝啤酒。由本尼迪克特(死于547年)创立的本尼迪克特规则倾向于认为僧侣应该每天不饮酒,也认为戒酒是抑制物欲的唯一方法。但他自己指出,这是令人不快的。所以圣本尼迪克特做出了让步,认为每天可以喝四分之一升(或半升)的酒,特殊情况下可以多喝。同时,禁酒也成为一种惩罚措施。

托马斯阿奎那(死于1274年)认为适度饮酒并不影响救赎,但某些人需要完全戒酒。他认为圣餐中必须包括葡萄酒,未发酵的葡萄汁也视为葡萄酒——,因为它可以自然转化为后者。

319年,贝尔纳多托洛梅首先坚持比本笃会更严格的禁欲规则。其追随者是“狂热的完全戒酒者”,甚至破坏了自己的葡萄园,但相关法规很快被修改。

由于天主教圣餐中饮酒的需要,除了一些对酒精过敏的僧侣,传教士们把葡萄种植技术带到了几乎所有他们能到达的地方,用来酿酒,用于弥撒。有许多早期和中世纪的天主教圣人与葡萄酒有关,如啤酒的守护神圣阿德里安、圣阿曼、杜尔的马丁和酿酒师和调酒师的守护神圣文森特。

在东正教中,除了圣餐,其他一些仪式也需要酒。圣餐后,信徒们会喝一杯温葡萄酒。然而,在大部分东正教教堂的大斋节上是不允许喝酒的,而圣特雷冯是葡萄园工人的守护神。在塞尔维亚东正教中,葡萄被用来庆祝一个叫做Slava的节日。

在宗教改革中,从马丁路德、约翰加尔文到茨温利、约翰诺克斯都支持在仪式中使用酒,加尔文在日内瓦的年薪就包括几桶酒。路德协和信条(1576),卫理公会信条(1784),再洗礼派也支持使用葡萄酒。在英国,清教徒也支持饮用葡萄酒和麦芽酒。

起初,几乎每个移民到美国的人都会带一定数量的酒,几乎用在任何领域,包括圣职、葬礼等等。美国牧师、哈佛大学校长克里斯马瑟在一次布道中说:

约翰韦斯利认为,除了医疗之外,白兰地和威士忌等烈酒不应该用在其他地方,并表示,向他人胡乱出售蒸馏器比上帝谴责的毒药和谋杀还要多。1744年,卫斯理对卫理公会的一些组织的指示要求他们“不要品尝任何含酒精的液体”.除非有医生的许可”。1780年,在巴尔的摩的一次卫斯理工会会议上,信徒们公开反对生产烈酒,并决定脱离那些拒绝放弃生产烈酒的人。第一次美国禁酒运动后,他们将禁酒范围扩大到除烈酒以外的其他酒精饮料。

韦斯利的宗教规则在1784年被美国以色列裔美国人协会接受,承认葡萄酒可以用于圣餐,任何人都可以享用。

19世纪以后发起了很多大规模的禁酒运动,大部分只是反烈酒。在反对者看来,烈酒更便宜,更容易让人喝醉,并不是所有人都反对适当饮用其他酒精饮料。然而,随着美洲大陆的第二次大觉醒,禁酒运动逐渐开始拒绝一切酒精饮料。

于是,酒开始被排斥,以至于从圣餐等宗教仪式开始逐渐减少。然而,葡萄酒等由葡萄制成的葡萄酒在许多教堂中仍然非常受欢迎,而一些教堂声称在圣餐中使用“未发酵的葡萄酒”,因此一些滴酒不沾的人开始用浓缩的葡萄汁代替葡萄酒。1869年,托马斯布拉姆威尔韦尔奇(Thomas Bramwell Welch)发现了一种用巴氏杀菌法保存葡萄汁的方法,这样教会就可以方便地在圣餐中使用葡萄汁,而不用担心它会腐败。

从1838年到1845年,爱尔兰禁酒主义者theobald Matthew神父总共对三四百万人进行了禁酒主义的宣传,并与一些美国人组成了许多禁酒主义团体,但他的影响力非常有限。1972年,美国基督教全面禁酒联盟与这些团体联合成立。1913年,其成员达到90,000人,包括许多青少年和妇女。其目的是通过说服普通人而不是使用政治手段来达到目的。它的行为受到了两位天主教教皇利奥十三世(1878年)和庇护十世(1906年)的赞扬。但是,反对的声音也不少。例如,密尔沃基大主教塞巴斯蒂安杰拉尔德梅斯梅尔(Sebastian Gerald mesmer)公开谴责禁酒令运动遵循“绝对错误的法典”,蓄意破坏教会“最神圣的秘密”3354,即圣餐,并禁止其教区的牧师支持禁酒令运动,并建议他们采取温和的态度。最终,天主教教义并没有受到禁酒运动的太大影响。

路德教和圣公会都没有改变中立立场,甚至英国的宗教禁酒团体其实也不完全主张禁酒。其他教会频繁出现在禁酒的舞台上,很多卫理公会派、浸信会派、长老会派都支持绝对禁酒。

禁酒令在20世纪初达到顶峰,之后开始走下坡路。与美国相比,禁酒令运动在英伦三岛、北欧和其他一些地区的影响更弱。

目前,基督教对酒精的看法大致可以分为适度、避免和禁止。后两种观点大同小异,不同的是前者支持运用理性达到禁酒的目的,而后者更倾向于运用法律。

罗马天主教、东正教、圣公会和许多新教教派都持这种观点,路德教、耶和华见证会和改革宗教会也接受这种观点。

中庸认为,根据圣经和传统智慧,酒是上帝的礼物。即使有危险,也要采取温和理性的态度,而不是全盘否定。他们也认为节欲比禁欲更符合圣经。

一般来说,所有温和教派都支持在圣餐中使用葡萄酒,但由于禁酒主义者的影响和一些人的过敏问题,会提供葡萄汁而不是葡萄酒。一些基督徒会根据古老的传统在酒中加水。

持这种观点的教派有浸信会、五旬节会、卫理公会、其他福音派教会和一些新教组织,包括救世军。著名的回避支持者有葛培理、约翰麦克阿瑟、艾伯特穆勒和约翰派珀。

回避者认为,尽管饮酒本身并不邪恶,也不需要在任何场合避免,但它仍然是一种不明智或不是最审慎的选择。虽然他们不需要禁止自己喝酒来保证自己在教会中的地位,但资深人士应该注意。

回避者认为,圣经中有一句警告,饮酒会影响人的道德判断。如果执意饮酒,还可能引起异己矛盾,进一步影响基督教的团结和信徒之间的友谊。同时,你必须反对喝酒,因为它有不好的影响。一些回避者认为它可以提高你的道德品质。

另外,他们认为虽然在古代喝酒更容易被接受,但现在环境不同了。他们认为圣经时代的酒没有现在这么烈,而且因为掺水所以不太容易喝醉,但一些非回避者认为这种说法不太靠谱。同时经济和技术相差很大,没法比。

禁酒运动衰落后,持禁酒令的人数逐渐减少。仍然持有这种观点的教会和组织是南美浸信会和基督复临会。救世军的创始人威廉布(William Bu)是一个滴酒不沾的人,但他创立的组织现在已经改成了回避。

斯蒂芬m雷诺兹(Stephen M. Reynolds)和杰克范因佩(Jack Van Impe)等酗酒者都认为《圣经》禁止饮酒,而且《圣经》中有一章提到的用于治病的酒实际上是未发酵的葡萄汁。事实上,圣经中提到的所谓酒精饮料的真实性仍有待确定。一些禁酒主义者认为圣经中翻译的相关词汇存在偏差。

耶稣基督后期圣徒教会,后期圣徒运动中最大的团体,也相信上帝曾经说过反对使用酒精。它们主要是基于摩门教义的智慧。虽然提到了酒可以用在类似圣餐的圣礼中,但是现在摩门教在这个仪式中已经改用水了。

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。

版权声明:本站部分内容系网友自发上传与转载,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;
如内容涉及版权或违规等问题,请在30日内联系我们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!

本文链接:http://wxwx18.cn/wl/368463.html

分享给朋友:

“基督教对酒的观点_圣经中对酒的描述” 的相关文章

龚州_龚州人才网

周公,唐朝建立的一个国家。关琦年间(633)置,治所在平南县(今广西壮族自治区平南县)。属于岭南路。以龚江的名义。辖区相当于广西壮族自治区平南县。北宋政和元年(1111年),三年废而复立。绍兴于南宋第...

驱虫斑鸠菊_驱虫斑鸠菊丸吃多久白斑变色

驱虫斑鸠菊驱虫斑鸠菊(学名),菊科斑鸠菊下属植物种。...

军旗_军旗玩法的规则 视频教程

旗帜,代表军队的旗帜。有些国家的国旗和国旗是一样的,有些国家的不同军种有自己的国旗。在欧洲国家的军队中,自己的旗帜被敌人夺取,就等于宣布部队解散,被视为奇耻大辱。以下是一些相关案例。...

高原嵩草_藏嵩草图片

高原松草(学名:)是四川松草旗下的一个物种。...

德索托县

美国有三个县叫德索托县:...

小行星997_小行星9971

小行星997小行星997(Priska)是一颗围绕太阳旋转的小行星。这颗小行星的绝对星等是12.00等。其自转周期为16.22小时。...